• <th id="9bl4g"><pre id="9bl4g"><dl id="9bl4g"></dl></pre></th>
    <dd id="9bl4g"></dd>

      <em id="9bl4g"></em>
      <li id="9bl4g"><acronym id="9bl4g"></acronym></li>
    1. <em id="9bl4g"></em><dd id="9bl4g"><track id="9bl4g"></track></dd><dd id="9bl4g"><track id="9bl4g"></track></dd>

     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     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

      行業新聞

      行業新聞

      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>> 新聞中心 >> 行業新聞

      既是教授也是“漁民”,30余年堅守國家海洋漁業權益

      發布者:

      發布時間:10/16/2020 5:56:28 PM

      點擊量:251

      分享:奧訊網

       

      你可曾見過,一位大學教授同時擁有著“漁民”身份?初見戴小杰時,很難不注意到他雙頰上透著的紅——這是海風常年留下的烙印。神秘廣袤的大海,更在這30年里深刻融入了他的血脈,戴小杰甚至為愛子取名“振洋”,意為“振興海洋”。

       

      60余次代表中國參加區域性漁業管理組織會議,提交相關報告30余份,積極爭取中國漁業權益;

       

      30年來出海時間總計達5年之久,足跡踏遍太平洋、大西洋、印度洋等海域;

       

      帶領上海海洋大學履約團隊參加國際漁業談判300余次……

       

      每一個數字的累計背后,都源自戴小杰的一顆“藍色初心”,“雖然心是火熱鮮紅的,但我把它奉獻給海洋,它就是藍色的。”

       

      同事們都說,平日里憨厚寡言的戴小杰只有談起海洋與魚時,眼神如引航的燈塔般明亮。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搏浪天涯,從青春到半百

       


      改革開放初期,正值童年的戴小杰進入校園。那幾年,村里的大學生對他激勵很大,“從此我一心讀書,大學讀了生物系后,還想著深造。”他告訴記者,出于對水生動物的興趣,自己機緣巧合考取了時名“上海水產大學”的捕撈學(漁業資源方向)。

       

      1989年,我國與俄羅斯簽訂了11萬噸配額的魷釣項目,學校派出“浦苓號”船,研究生二年級的戴小杰也躍躍欲試,迎來了首次出海,卻沒想到暈船非常厲害,“我心里就打退堂鼓了,可是轉念一想,要從事這個行當,怎么能不去海上呢?小時候吃過這么多苦,我一定可以克服。”那幾年,在學校把觀賞魚養得風生水起的戴小杰還是想跳出高效益、低風險的舒適圈,1994年7月,他又一次報名跟隨大西洋金槍魚船隊出海進行生產實踐,從上海港出發,開始西非之行,這一次海上生活,是整整兩年。

       

      那一年,中國剛開始在金槍魚釣領域發展,年輕的船員們有些束手無策。戴小杰被安排做了技術員,“要是魚多,一天工作14小時。起鉤的時候得慢慢來,用夾子夾住再慢慢拖拽,魚要跑就放一下,繩子松就拉一下,直到魚筋疲力盡,我們才能把魚拉到船邊。”戴小杰說,一條金槍魚足足有100多公斤,藍槍更能達到200多公斤,“鉤上一條魚要花半小時,大家全神貫注都在魚上,根本顧不得暈不暈、累不累。”

       

      近20年過去了,戴小杰對細節還記憶猶新:船上淡水緊缺,最長一次3個月沒洗澡,只能用海水沖涼,淡水擦臉;處于熱帶的西非白天將近40度,但釣來的魚得拿去零下60度的冷凍艙處理;船上的伙食只有鮐魚和冷凍菠菜,菠菜爛了就吃紫菜……“船上通訊困難,唯一的娛樂就是電臺斷斷續續的廣播,可只要有魚,我就高興。”

       

      2017年,上海海洋大學“淞航號”迎來首次出海工作。海洋科學學院黨委書記江衛平心中很是矛盾:戴教授已經年過半百,體力還適合出海嗎?沒想到,戴小杰主動打來電話要求參與首航,“我是研究海洋的老師,不到一線去,怎么能叫首席科學家?”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用畢生所學守護“舌尖美味”

       


      對許多市民而言,秋刀魚、金槍魚、魷魚……都是“舌尖上的美味”。而在戴小杰心中,每一條魚都有著更深遠的意義,“漁權即海權,我們的遠洋漁業從上世紀80年代才起步,就像跳探戈芭蕾,得按照別人的節奏,后來者基礎差,必須抓緊時間學習發展。”

       

      1999年,戴小杰前往馬德里參加大西洋金槍魚養護委員會科學會議,這也是他首次參加國際漁業組織談判。“當時的情況是誰有船就能過去捕魚,而想要在國際談判中爭取我國海洋權益,科學才是最好的武器。”

       

      他告訴記者,首要任務是確保捕魚權,其次是人才培養與科學研究,這三個目標缺一不可。“遠洋漁業是國家的藍色糧倉,是保障我們糧食安全和優質動物蛋白供給的重要途徑,怎么保障?談判時不是誰嗓門大誰就有理,海洋中有多少魚類資源、可捕撈數量多少、設定多少配額,都需要細致的科學依據。而我們的工作就是在從開幕式到休會的每一場工作會議中,做好紀要、統計,最終形成國家報告,用畢生所學捍衛國家的合法利益。要知道,每次國際會議時,我們面前擺放的銘牌不是個人姓名,而是‘中國’!”

       

      從無到有、從小到大,20年來,戴小杰帶領上海海洋大學履約團隊的每一步腳印,都恰是我國遠洋漁業不斷壯大的版圖。通過履約談判,2017年我國已擁有金槍魚作業漁船500余艘、總產量10余萬噸、總產值50余億元,更解決了全國漁業公司幾萬人的就業問題。

       


      “五個深化”為履約團隊

      培養青年人才

       


      近年來,戴小杰先后獲得“市教育系統優秀共產黨員”稱號、市教委“為人為師為學”先進典型、2019年上海市五一勞動獎章等榮譽,帶領履約團隊入選教育部首批“全國高校黃大年式教師團隊”??伤麑@些并不在意,“把機會多留給年輕人,才能讓一代代海洋人才不斷發展。”

       

      海洋科學學院研二學生張嘉容是戴小杰的學生,她對導師的要求時刻銘記于心,“戴老師告訴我們,一定要從課堂里走出去,去國際性科學會議,去海上、去國家需要我們的地方。”漁業,是“家底”,是談判基礎;資源,是漁業利用的基礎,準確評估對科學利用和談判非常重要;數據,是核心工作任務,來源于出海觀察、港口取樣等記錄;包括公約和養護管理措施在內的國際漁業法律是準繩,必須了然于胸;外語能力是必備工具,要聽要讀要背誦,非常嫻熟。張嘉容說,戴老師反復提出“五個深化”,就是希望同學們能行動起來,認識海洋、奉獻于海洋。

       

      如今,戴小杰依舊保持著教授和“漁民”的雙重身份,“不著家”早已成了他的生活常態。好在妻子王麗卿也是學校水產與生命學院教授,這對學術伉儷計劃將一輩子奉獻給這片藍色。“唯一虧欠的就是自己父母和兒子了。”戴小杰靦腆地笑著,“有時間我們會多回家看看,把海洋的故事也講給他們聽。”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魯ICP備13029948號    版權所有:

      威海市恒源漁業有限公司

      程序開發:奧訊軟件
        Sitemap  技術支持:奧訊軟件

      欧美一级黄视频,欧美在线色,欧美黄色网站干奸视频_第一页
    2. <th id="9bl4g"><pre id="9bl4g"><dl id="9bl4g"></dl></pre></th>
      <dd id="9bl4g"></dd>

        <em id="9bl4g"></em>
        <li id="9bl4g"><acronym id="9bl4g"></acronym></li>
      1. <em id="9bl4g"></em><dd id="9bl4g"><track id="9bl4g"></track></dd><dd id="9bl4g"><track id="9bl4g"></track></dd>